主页 > 直流减速电机 >
街头洒水车能否“温柔些”?(图)
发布日期:2021-11-25 00:5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刚洗的车,昨天才出门就给洒水车弄花了,又白洗了。”昨天,市民小李向记者诉苦。在昨天的采访中,许多车主和市民表示,有被洒水车湿人、湿车的经历,希望洒水车在洒水时多注意一些细节,把惠民的好事办好。

  前天上午和昨天上午,记者在市区部分路段对部分环卫洒水车和绿化洒水车进行观察发现,路面车辆都对洒水车避而远之。

  前天上午9时30分,栖月苑西侧润扬路上,一辆洒水车在道路西半幅快车道上作业。水箱后面的车上站着名穿黄色工作服的妇女,举着水枪给中间绿岛内的绿化洒水,她时而压低枪口给低矮的灌木浇水,时而抬起枪口向三四米高的行道树树冠喷射,当时户外风力较大,水借风势,淋向绿岛东侧快车道。为避免车被淋到,东侧快车道上的汽车纷纷向东避让,可不少车子还是中招,花了脸。

  昨天上午9时25分,美琪小区北门外文昌西路上,一辆车后没有悬挂牌照的洒水车紧贴左侧绿化带、由西向东给绿化带内洒水。工人手中的水枪对着洒水车的左后方,虽说绿化带有四五米宽,水洒不到北侧快车道,可由于水力较猛,洒水车右后方快车道上的汽车还是受到一定影响,车子要么随着洒水车减速缓行,要么加速冲到其前方,避而远之。

  昨天上午9时40分,一辆洒水车正由西向东给路面洒水,车前喇叭反复播放着歌曲《兰花草》,提醒车辆、行人注意。洒水车经过之处,场景蔚为壮观:生成的水雾白茫茫一片。

  记者观察发现,洒水车后左下角和右下角,分别安装着一只喷嘴,在水泵的强劲驱动下,喷嘴向后喷射出强劲的扇状水雾,洒水车在贴近黄线的中间行驶,整条道路都弥漫着水雾。由于水雾覆盖的范围广,整个快车道上行驶的车辆都不能幸免。洒水车行驶到观潮路后,左转上了观潮路继续洒水,西侧一辆正在等红灯的黑色轿车开着车窗,水喷进了车内。

  天气越来越热,洒水车在降温、减尘方面给市民带来了好处。可在昨天的采访中,不少车主和市民都希望,洒水车在经过行人多、车多的地方时,应该“温柔点”洒水或关闭水枪,也可考虑调整一下洒水时间,避

  前几天的下午,市民王女士在银河电子城附近的文昌路慢车道骑自行车时,猛然感到裤脚一湿,急忙收脚,差点摔倒,一看才明白,原来是一辆洒水车在浇路边绿化带,不仅她,沿途的路人都遭了殃。一名穿着裙子的女士气呼呼地嘟哝:“怎么这样浇水,把大家的裤脚都弄湿了,我的裙子都被弄脏了。”

  采访中,“的哥”赵师傅的车也常有被洒水车淋花脸的经历。“有天中午走解放桥,洒水车和我并排行驶,我深踩油门准备超过去,可结果右侧车身还是被洗了个澡,上午才擦的车又脏了。”赵师傅说,如此喷洒方式,实在令人躲避不及。

  “同我们在快车道上骑摩托车的人相比,洒水车对在慢车道上骑电动车的人和躲在汽车内的人影响还不算大,我们才是最大受害者!”市民韩先生平时骑摩托车出行,他告诉记者,在汶河路和文昌路上,过去他经常和洒水车不期而遇,身上一不小心就被淋湿,现在看到前方有洒水车,若慢车道上车不多,他就借道慢车道行驶。韩先生还诉苦说,洒水车把骑摩托车和自行车的人淋湿,已是屡见不鲜。

  昨天上午,在一辆洒水车停车加水的当口,记者采访了驾驶员王来堂。这位老环卫介绍,他担负骑鹤桥到文昌大桥之间的文昌路、解放北路至运河西路之间的观潮路和汶河路的洒水任务,每天上午、下午各洒一次,共需6车水。上午洒水从9时开始,下午从3时开始,这样的时间安排,主要是考虑已过了出行高峰,路面车辆、行人相对较少香港正版资料兔费大全

  了包容。”王师傅告诉记者,尽管避开了高峰作业,但遇到路上有老人、孩子时,他都减速行驶或停止洒水,将影响降到了最小,可对于受洒水影响的市民,他仍有些愧疚。

  广陵区环卫办一位负责人介绍,他理解车主和行人对洒水车的“爱”与“恨”,为把负面影响降到最小,他们已避开了出行高峰作业,并要求洒水车在经过路口和老人身边时,减速或停止作业,可对汽车的影响依然较大,请市民和车主多多理解。

  这位负责人建议,洒水降尘只是被动的降尘方式,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还需相关部门加大对施工工地和渣土车的管理,减少扬尘的产生,洒水的频率就可小一些。

  市绿化部门一位负责人介绍,目前他们养护的绿化面积有近300万平方米,晴天每天有10多辆洒水车在洒水,尽管作业时间避开了出行高峰,可对汽车和行人的影响一点没有不太现实,请大家多包涵。

  每天穿梭在城市街头的洒水车,给人们带来了清洁和舒适的环境,本是件好事;可由于洒水车作业方式不尽如人意,令行人躲之不及,头痛不已。

  洒水车究竟该何时洒水,又该如何洒水?能否更“通人性”些,以降低对行人车辆的影响?如果您有何好的建议和办法,请致电本报96496热线。